輻射 新維加斯

Fallout: New Vegas

狙擊手 幽靈戰士3

Sniper: Ghost Warrior 3

紅色派系 末日審判

Red Faction: Armageddon

生化奇兵 無限

BioShock Infinite

當你做了一款「爛游戲」

作者 箱子   編輯 箱子   2019-10-18 08:00:00

面對差評的游戲開發者們。

  2013 年,《生化奇兵:無限》正式發布。算上保密開發的時間,制作這款游戲總計耗時 5 年,約有 200 人參與了項目,其中就包括首席編劇德魯·霍姆斯(Drew Holmes)。發售日當天,他屏住呼吸打開 Metacritic 看了看媒體和玩家的評價,接著長吁了口氣:“天啊,我們沒有搞砸!”

  6 年后的今天,一款游戲的評價似乎變得更加重要。我們見過擁簇者將某部作品捧上神壇,也知曉那些一經發售就遭遇滑鐵盧的倒霉蛋 —— 比如剛剛面市 8 個月的《圣歌》,淘寶的最低價已經跌到了 50 元。

  “沒有搞砸”的德魯,也不是每次都那么幸運,在加入《生化奇兵:無限》團隊前,他還參與了《紅色派系:末日審判》的制作。IGN 認為該作的故事平淡無奇,節奏也有問題,而 Gamespy 甚至給出了“真是浪費時間”的尖銳評價。當所有人都認為一款游戲很爛時,背后的開發者又需要承擔什么?

差評壓境

  事實上,《紅色派系:末日審判》的評價,倒沒有差到不能看的地步,媒體們普遍認為它還算良好,也就是 7 分左右的水平。本作在 Steam 至少獲得了“多半好評”,玩家的態度大多比較溫和。

《紅色派系:末日審判》的 Metacritic 成績

  德魯對此早有準備,因為“末日審判”和前作“游擊隊”的差別太大,開發過程中有很多處理不當的問題,把這個項目做完本身就非常不容易了。但那些徹頭徹尾的惡毒差評,還是會讓他覺得心里不是滋味:

  “我經常見到的是,那些評論者也許忘記了一點,這些游戲的創造者可能本身也認同差評,但當他們被扣上「愚蠢」和「懶惰」的罵名時……好了,現在有一百萬個理由,可以解釋一個功能為何會變成這樣了。也許一個不完美的地方,是迭代了 7 次后的結果,開發者更愿意和家人團聚,而不是在辦公室待到 3 點(還被罵),這些批評會讓人覺得是個人攻擊,而且真的會讓你陷入混亂。”

  日積月累的磨礪,讓德魯練就了一副厚臉皮,查看評價逐漸成了種日常狀態。在他看來,差評并非毫無價值,有人會真心實意的指出你做錯了什么,有人會提出更好的解決方案。對于普通的游戲從業者而言,有時必須通過失敗來習得成功的方法,如果足夠幸運,他們在開發的過程中便能糾正錯誤。

  從差評中學習,是一種理想的狀態。德里克(Derek Littlewood)猶記得自己擔任《Haze》創意總監時的經歷。這是款由育碧發行,獨占 PS3 的科幻射擊游戲,由于前期做了很多的炒作,2008 年前后一度被人們視為《光環》的對標項目,甚至因此得名“光環殺手”。

  但直到游戲發售后,人們才發現它只是一部玩法和畫面都很普通的作品,不僅充斥著技術問題,夸張的對白和配音也為人詬病。Eurogamer 直接將其列入“年度最失望的游戲”,它在 Metacritic 上也只獲得了 55 分的糟糕成績。

Haze

  漫天的差評,使得該作的銷量持續走低,開發商 Free Radical Design 沒過多久就被 Crytek 收購,最終在 2014 年關門大吉。作為《Haze》的創意總監,德里克宣發階段就經常在各大媒體拋頭露面,伴隨著輿論升溫和工作室的衰落,他也失去了繼續修繕游戲的機會:

  “我認為,我看過的絕大多數針對《Haze》的評價都很公正。給我最大的打擊不是批評,而是巨大的失望感。當人們對你的公司評價很高而感到失望時……當人們對美好事物抱有希望而又落空時,這可能比其它任何事情都要傷人。但我不認為他們感到失望是錯誤的,游戲本來就不應該是這樣。”

  不過,并不是所有人都對差評那么“友善”,有些特立獨行的開發者,本身的性格就是一觸就爆。此前我們和《超級情圣》的制作人理查德(Richard La Ruina)有過一些交流,他表示自己非常看好中國市場和玩家社區,從 Steam 的情況來看,中國玩家起碼貢獻了三分之一的銷量,而且大多給出了積極的評價。

  但在北美媒體和輿論的政治正確中,《超級情圣》卻成了千夫所指的對象。向來“刻薄”的 Kotaku,就將這部作品比喻為互動電影始祖“《龍血歷險記》的屁眼”。而一家女權網站創始人,說它培養了“下一代哈維·溫斯坦”(電影監制,2017 年時被指控性侵,受害者超過 40 人),言下之意是培養強奸犯,索尼因此一度下架了這款游戲。

超級情圣

  這些言論多少有些夸大事實,《超級情圣》的玩法雖然確如其名,可以說是一款“撩妹模擬器”,由真人演出。但它的主題一直圍繞著“在尊重對方的前提下與女孩發展好感”,并沒有任何侮辱的意味。那家女權網站的無端指責最終受到了懲處,他們向理查德賠償了 1.2 萬英鎊,以庭外和解的形式結束了對立。

  受此影響,理查德認為很多負面評論都“非常個人化”,也讓他心生厭惡。在他眼中,《超級情圣》之所以被歐美輿論抨擊的那么猛烈,是因為媒體們想要博人眼球。因為罵人的標題總是最吸引人的,用他的比喻來說,這些人可以為了流量“隨時把任何人丟下公車”,也可以隨時歪曲事實:

  “任何人都可以說「我不喜歡理查德,他令人感到毛骨悚然」。這算不上誹謗,但如果你說這款游戲是教男人如何去強奸女人,那就有主觀錯誤了,我們可以上法庭來證明。”


下一頁:寧爛勿死

| (122) 贊(134)
箱子 游戲時光編輯

關注
點贊是美意,打賞是鼓勵

評論(122

跟帖規范
您還未,不能參與發言哦~
按熱度 按時間

總貢獻榜

    2019九龙心水网高手论坛